最美的青春 最美林业人_陕西省林业调查规划院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林业风采 >

最美的青春 最美林业人

时间:2018-11-27 09:48输入:院办公室 www.sxlyghy.com 点击:

——观《最美的青春》有感

  青春须早为,岂能长少年。青年兴则国家兴,青年强则国家强。这个时代,既是呼唤人才也是造就人才的时代。我们投身的林业事业,也正是挥洒青春也成就青春的事业。
  塞罕坝,蒙语意为“美丽的高岭”,历史上,它曾经是千里松林,却人为破坏成荒漠,寸草不生。《最美的青春》故事就是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的塞罕坝。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岁月里,中国正处在百废待兴的复苏期。高原荒漠塞罕坝上迎来了一位刚从北京毕业的大学生冯程,他放弃了首都高校教师的工作,带着父母的寄托和自己的一腔热血回到故里,决心用自己的智慧与辛劳,把塞罕坝重新变回美丽的高岭。
  可是由于塞罕坝地处偏远,物资匮乏,气候严寒,当地林业局连续多年的种植计划都以失败告终。用局里的老话来说就是:“一年青,二年黄,三年见阎王。”一开始知识分子的优越感让他听不进去老同事们的建议,凭着一股莽撞劲儿便上坝种树,一批批树苗全部夭折了……
  冯程开始自我反思,动手做试验,找问题,想办法。首先,树苗的质量不好,要培育出更适合塞罕坝恶劣环境的优质树苗。其次,要预测降水时间,找到育苗的好时机。最后,选择旧的树坑还是新挖树坑,怎么种下一棵树苗也饱含了长期的种树经验。培育适于荒漠生长的树苗,树苗无法存活便再做试验再改进,一个种树试验周期就是一年。
  单调的植树生活日复一日,面朝黄土背朝天,寒冬腊月也要守护这片土地,每一棵小树苗都是这片土地的希望。冯程从一个干净青涩的年轻大学生成为一名粗糙的坝上种树工人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的他憋着一股劲儿,誓要在自己的家乡种出参天大树!可当冯程听到苏联专家对于塞罕坝种树的质疑,他以坝上一棵百年松树为论据慷慨论辩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!” 
  除了坚强如铁的冯程,坝上的种树队伍也在不断壮大。有女大学生覃雪梅、孟月、沈梦颖,她们把如诗如画的少女情怀投注激情燃烧的时代,她们坚忍、奉献,巾帼不让须眉,坚信要去最艰苦的地方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;还有退伍英雄赵天山,有着军人的顽强精神,用他自己的话就是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是祖国的老兵”;还有老一代技术员陈工,种了一辈子树却并未成功,但在冯程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,对于冯程他倾囊相授,去世前更是把种树的信念和嘱托都交给了冯程……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,在祖国成长举步维艰的特殊的年代里,在剧中一个个普通林业人的身上鲜活的体现了出来。
  通过无数次的失败尝试后,冯程大胆的提议采用全光育苗法,之前坝上的所有育苗都是采用的遮阴育苗法,是很保守的方法,生怕幼苗被高原的强光灼伤。而全光育苗法就是把幼苗全部暴露在太阳下面,一点都不遮盖,如此一来虽然育苗的成活率低,但只能幼苗能够活下来,再栽种下去,便能扛得住坝上的狂风暴雪。冯程的全光育苗法,只要满足大量的灌溉就能免除灼伤的问题,最后在林场场长于正来的支持下,林场配备了灌溉机及时给予树苗浇灌,这次全光育苗法大获全胜。在马蹄坑会战时候,经过林业部专业人员的最终核算,塞罕坝林场数目成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,稳稳地获得了胜利,这么多年,塞罕坝终于能种活树了,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,所有人都在欢呼雀跃,冯程的眼睛里终于有了光芒,听到塞罕坝树木成活率的时候,冯程泣不成声,他的青春终于有了意义。
  育苗的成功鼓舞着冯程和他身边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坚定的拓荒者,他们不畏艰难,愈挫愈勇,克服了一个个困难,闯过了一道道难关。他们坚定心中的梦想并勇于付诸实践,塞罕坝用几代人的青春无悔,最终换来荒漠上的万顷林海。他们创造了荒原变林海的人间奇迹,这片荒漠成为了“河的源头、云的故乡、花的世界、林的海洋、鸟的乐园”。
  林业人的青春是诗,青春是歌,青春是时代的召唤,青春是岁月的激扬,青春更是历史的留声……坝上那棵百年的落叶松,似一种屹立不到的拓荒精神的象征,召唤着下一代又一代的赤子们,用青春和热血,让祖国更多荒漠变成绿色勃勃生机。(院党委办公室 师蕊供稿)
 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